周杰伦喜得爱子恐将缺席 今年金曲奖还能看什么?

阅读: 17 发表于 2017-06-23 12:20

 

  第28届金曲奖颁奖典礼将于6月24日在台北小巨蛋举行,届时,搜狐娱乐将全程图文直播。

  周董二胎得子恐将缺席 自嘲生子后赌运好或可拿奖

  金曲奖开幕前夕(21日),周杰伦在社交网路上发布了二胎得子的消息,一时之间引发众多网友讨论。网友一方面恭喜周董“孩子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方面也注意到,昆凌似乎在8日就已剖腹生子,为何周董要在这个时间点公布消息。另外杰伦还称“金曲奖可能没办法参加了”,“娶妻前,生子后赌运会比较好”……不免让人又想起周杰伦同金曲奖的多年纠葛。

  从早期金曲奖对《范特西》《叶惠美》《七里香》《十一月的肖邦》的忽视,再到不合时宜地让在周杰伦《魔杰座》《跨时代》期间封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都是因为台湾音乐行业后继无人,金曲奖星光暗淡,只能巴结“上一代”天王天后出席拉升收视率。周董和金曲奖的关系如今已经变得相当复杂——周杰伦出席金曲奖也是新闻,不出席金曲奖更是新闻。

  周杰伦2000年出道,次年入围金曲奖最佳作词、作曲、制作人、新人和最佳专辑五项大奖,最终摘得五项奖中分量最重的最佳专辑,最佳新人奖也是两票惜败孙燕姿。当年22岁的他激动地跳上舞台领奖,语无伦次的讲了一堆感谢,可见他对金曲奖荣誉之重视。二专《范特西》斩获最佳作词、作曲、编曲、制作人、最佳专辑五项大奖。明面上来看金曲奖简直不要太疼爱周杰伦,即便没有摘得“歌王”称号,但对于出道仅两年的新人来说已经是算莫大的荣耀了。

  没成想,随后《八度空间》在金曲奖上颗粒无收,气愤的周杰伦随后写下《外婆》揶揄金曲奖,双方关系进入冰冻期。神专《叶惠美》依然未得“金曲歌王”。而红得发紫的《七里香》《十一月的肖邦》《依然范特西》响遍大江南北,在金曲奖上一无所获。此后周杰伦化身周董走向影视圈,音乐事业自然下滑,华语乐坛青黄不接,金曲奖星光不再。终于在金曲奖放低姿态,力图与周董重修旧好之时,众人迎来的却只有一张令人尴尬的《魔杰座》。“音乐与魔术结合”的音乐概念让粉丝摸不着头脑,踉踉跄跄拿下“金曲歌王”。2011年周董《跨时代》二度开花,摘得“金曲歌王”。之后的几张专辑《惊叹号》《十二新作》《哎哟,不错哦》虽然均有提名金曲奖,但随着年龄增长,周董的音乐态度渐渐温和,《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只能拿到三项金曲提名而已。

  李荣浩零提名也要登台献唱“黑色摇滚”

  据悉李荣浩从五月开始,每个月都将有一首新歌与大家见面。算起来五月有《嗯》,六月新歌至今未见踪影,很有可能会在金曲奖的舞台同大家见面。网路上有流言称接下来单曲很有可能分别叫做《哈》、《惹》、《嗝》、《呃》……这或许是网友们的恶搞,但李荣浩创作能力下滑、音乐风格固化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新歌首发也掩盖不住李荣浩上张专辑《有理想》在本届金曲奖上“无声无息”零提名。创作歌手“一专红,二专淡,三专胡萝卜”的音乐魔咒几乎就是李荣浩的真实写照。回顾下来,韦礼安、林俊杰、徐佳莹、卢广仲、林宇中、飞儿乐团、许慧欣、葛仲珊……都曾陷入过这个窘境。即便如天才周杰伦,也只能将音乐品质维持到第四张专辑《叶惠美》。当年的金曲新人王,不因作品动人,却因“或有机会与杨丞琳登台碰面”的新闻成为金曲焦点,不免让人唏嘘。

  田馥甄新专被评“无前瞻性”落选歌后

  同李荣浩一样颗粒无收的还有“华研一姐”田馥甄,要说田馥甄完全没有金曲奖水准那绝对是胡说八道。从第一张个人专辑《To Hebe》,再到后来备受好评的二专《My Love》,田馥甄都有提名金曲奖。《My Love》更让她提名最佳国语女歌手,与孙燕姿、张惠妹、蔡健雅同台竞技,即便一奖未得,也将田馥甄从原本“文青女歌手”提升到台湾当前一线女歌手的行列中。但随后《渺小》《日常》两张专辑在金曲奖上几乎零提名,仅靠着最佳音乐录音带奖还能表明田馥甄小姐出了新专辑。如果说上张专辑《渺小》去冰岛“修仙”实在太不接地气,与金曲奖评选标准格格不入的话,那么《日常》则选择将真实的一面投射在专辑中,整张专辑企划强大而实在,将田馥甄前三张专辑的气质融合在了一起,丝毫不输杨乃文《离心力》或艾怡良《说 艾怡良》。即便如此,本届金曲奖评委宁可让重量级的国语女歌手奖变成“星光暗淡”的二线女歌手茶话会,也不愿意给田馥甄一个提名位置,这不免让人摸不着头脑。在提名名单出来后,主席黄韵玲甚至直言“要看整张作品的未来性和前瞻性……可以看到潜力的发展”。这种说法无疑是对田馥甄多年努力的打击。即使退一万步说《日常》不具备“未来性和前瞻性”,可去年的金曲奖照样“选择性忽视”《小幸运》,把年度歌曲奖强行颁给了舒米恩,金曲奖对如此田馥甄的“不待见”让颁奖嘉宾蔡健雅都惊呆了。

  五月天阿信能否打破魔咒抱走最佳作词人奖

  相较田馥甄,金曲奖对五月天阿信则偏爱有加。但次次失手最佳作词让阿信备受煎熬。陈信宏上一次提名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要追溯到2012年的《诺亚方舟》。那年阿信虽然输给武雄《阿爸的虱目鱼》,但竞争对手李宗盛《怀珠》、李格弟《请你给我好一点的情敌》也足以让阿信输的“心服口服”——场面上不至于那么尴尬。可金曲奖的最佳作词人奖历来都是才子辈出。从2013年开始最佳作词得主:焦安溥、李宗盛、李焯雄、吴青峰,个个都是超重量级。今年阿信又遇到吴青峰、郭顶、艾怡良、草东没有派对等一众高手,最佳作词或许依然无望。如今的阿信早已不是当初“成名在望”的那个少年,但也希望他不要成为只顾喂鸡汤的老“顽固”。

  张惠妹献唱致敬张雨生 双天后同台飙歌破灭

  今年是张雨生辞世20周年,金曲奖在这个时间点才将“特别贡献奖”颁予他,怎么说都有点不合适。但作为弟子的张惠妹却表态“属于你的荣耀,永远都不嫌晚,跟你的音乐一样永恒。”由张雨生制作的《姐妹》曾让张惠妹一炮而红,登上华语乐坛天后宝座。因此今年金曲奖阿妹放弃与蔡依林同台献唱(有媒体曝光二人为此秘密排练4个月),转而“好好唱张雨生的歌”。

  但转念一想,发现事情并不简单。筹备4个月的活动,说放弃就放弃?所以蔡依林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一场颁奖礼容不下阿妹两次演出?何况张雨生获奖公布在前,天后同台的消息在后公布,之后又发布消息说因为张雨生获奖“筹备4月”的演出泡汤。这其中的时间关系是不是有点不太对?或者说这又是金曲奖“搞事情”争取注意力的手段?

  责任编辑: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