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债比贷款还贵,企业要重回银行怀抱?且慢……

阅读: 31 发表于 2017-05-31 18:21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31日电(罗琨)5年期3A企业中票票面利率今年再度超过同期银行基准利率。据wind数据显示,5月份,5年 AAA 中票票面利率为5.242%,而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5年以上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4.90%。

  中金公司分析师姬江帆等指出,回顾中国信用债历史,5年 AAA 中票中债估值收益率超过 5%主要是两个阶段:一是 2010 年 12 月到 2011 年底,二是20 13 年下半年到 2014 年底。但这两个阶段的贷款基准利率都是明显高于当前的,目前 5 年 AAA 中票中债收益率估值已经超过贷款基准利率,这在历史上基本是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有市场分析指出,这将促使企业回归到传统贷款的怀抱。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s),尽管基准利率仅为4.9%,但是银行给企业发放贷款的最终执行利率往往不只这个数。能以基准利率借到银行长期贷款的企业屈指可数,绝大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仍旧面临融资成本高昂的窘境。

  近一年5年期AAA中票票面利率走势。数据来源:wind。

  债券利率超贷款利率将持续存在?

  中期票据是一种经监管当局一次注册批准后、在注册期限内连续发行的公募形式的债务证券,它的最大特点在于发行人和投资者可以自由协商确定有关发行条款。一般说来,发行中票的优势在于与同期贷款利率相比,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此外一次注册可分期发行,发行方式较为灵活。

  不过现在相比同期贷款利率,中票的成本优势似乎受到了影响。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之前,市场通常用债券收益率/贷款基准利率对债券定价,但是这个方法已经不再有效了。

  张旭认为本质上是因为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调控机制出现了变化。“之前的调控中存贷款基准利率是核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调整会同步影响到债券和贷款。这段时间以来短端利率调控的重要性在逐渐提高,例如今年以来短端的OMO+MLF利率连续上调,而存贷款基准利率没有调整,所以债券发行利率上行的幅度显著超过了贷款利率。”他认为,债券发行利率超过贷款利率的现象还将持续存在。

  近三个月来,5年 AAA 中票发行规模持续缩水。据wind数据,今年3月上述品种发行规模为318亿元,4月份下降至125亿元,而5月份的发行规模仅为94亿元。有市场分析指出,在如此高的票面利率下,信用债发行规模还将进一步缩水,企业将更多选择银行贷款。

  鹏元评级研究员袁荃荃认为,这种说法有点危言耸听。“拿中票到期收益率和银行贷款基准利率做比较很不严谨。如果要得出准确的结论,至少应该以同样的样本池进行比较,比如说用50家主体AAA级企业发的中票利率均值和50家主体AAA级企业在银行的同期限贷款利率均值做比较,这样得出的结论会更有代表性。而且,贷款利率也会受到规模大小、时间先后等因素影响。所以,粗略比较得出企业将弃发债而改贷款的结论并不合理。”

  企业将重回银行怀抱?不是你想贷就能贷

  而具体针对3A级企业发放的5年贷款利率大约是多少?目前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并未查询到相关统计数据。一名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负责企业贷款的人士透露称,以贷款10亿元规模为例,目前该行给信用评级最高的企业客户5年期贷款利率约为4.28%。不过上述负责人也指出,一般来说,银行会在此基础上上浮,而且现在头寸紧张,“不是谁想贷就能贷的。”

  一名负责企业贷款审批的银行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银行贷款需要担保或者抵押物,门槛相对更繁琐;此外,银行的融资成本也在提高,同时间接成本(如关系的维护、存款等综合回报类)加上去的话也不低。更有银行业内人士称,再加上隐性条款、抵押物、资金使用监管等,银行贷款的成本年化可能已经突破10%。

  上述银行人士并补充道,银行对贷款资金的额度一般是规模不大且使用受限的,这一点远没有发债的优势强。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从一家大型国有银行了解到,目前针对企业的纯信用类贷款额度一般在1万至200万之间,贷款期限最长为12个月,参考年利率为6.525%,以实际执行利率为准。抵押类贷款期限也是12个月,但是要以在本行的金融资产作为抵押,参考年利率为5.655%。

  前述银行人士称,最终确定执行利率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包括看3A是外部评级还是内部评级,企业跟银行的关系,资金层面的宽松度,企业对银行的综合回报水平。“5年期一般是项目贷款,该项目的优劣也要纳入考量,总而言之,这个并没有硬性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是否会重回银行怀抱?前述基金经理称,对于大企业来说,确实传统贷款会更有吸引力,但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选择仍旧不多,“哪里能融到钱就去哪儿。”

  姬江帆在近期的报告中也指出,对于低资质、融资渠道不是十分畅通的企业而言,一旦债券发行不畅,难以回头再依赖银行贷款。尤其是在近期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一方面银行表内风险资产扩张有限额,需要优先保障政府相关和优质企业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由于金融去杠杆的具体监管标准和处罚政策尚未落地,目前各类涉嫌违规操作的资产一旦回表和穿透,资本占用和拨备等监管指标都会面临压力。再叠加风控部门话语权和“维稳”底线诉求的增强,银行对于表内资产的风险偏好可能明显降低。因此对于低资质企业而言,后续获得贷款的难度,以及贷款利率的上浮比例大概率会继续上升。(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